台湾乐团「摇滚」利物浦的那晚-如果举办一个没有边境的城市音乐

作者 / 摄影:CL

台湾乐团「摇滚」利物浦的那晚-如果举办一个没有边境的城市音乐Tizzy Bac @ The Attic, Liverpool Liverpool Sound City

「你好,我来自台湾。」

「噢!我在去年的Liverpool Sound City音乐节听过……苏打绿表演。」

这是我和朋友A相遇的开场白。后来,因为A对台湾和音乐的好奇,我送了他一张专辑:2013年金音奖的大赢家-生祥乐队的《我庄》,限量签名版。他喜欢苏打绿,也喜欢生祥乐队;我满足于介绍好音乐到英国。皆大欢喜。

你知道,身处异乡的人们通常是如此:时而喟叹自己错过家乡正发生的事情、时而庆幸自己在远方拥有不同的体会。总之我们在远方逐渐了解自己, 如义大利作家Italo Calvino写道:「他乡是一面负向的镜子。旅人认出那微小部分属于他,却发现庞大部分是他未曾拥有,也永远不会拥有。」有少数的机会,「家乡」会朝着「他乡」而来,两者相遇产生出异样的火花。

一年一度、举办于五月份的Liverpool Sound City音乐节,就是这样的场合。每年此时,除了来自于全球各地独立乐团的表演外,也举办音乐相关论坛、讲座、学术研讨会、及供业界连结社交的酒会,都在城市里热闹上演着。以2013年而言,整整三天从下午直到午夜的表演,在城市的各个角落上演,而加上其他展览、论坛,更让活动的时间延伸达一星期。此刻的利物浦处处是观光客和乐声。

Sound City有什幺特别之处?联合了利物浦许多表演场地、酒吧、咖啡店、甚至教堂-每个场地都有不同的表演同时进行着,而观众们可以使用手机App安排好个人的时间表和地图,跟着乐声在城市里穿梭。

还有一点很特别:Sound City和台湾有很特别的连结。从2010年开始,陆续有台湾乐团获得文化部(前文建会)支持,前往Sound City发「声」,用音乐和当地观众交流。苏打绿、猴子飞行员、魏如萱、许哲珮、io、拾参、Mary See The Future等乐团(人),都曾到利物浦表演。甚至在2012年,乐评人马世芳、和河岸留言的负责人林正如,也获邀到研讨会谈华语流行音乐的市场,以及台湾所扮演的角色。

而我,幸运地参与了2013年的台湾之夜,见证了Tizzy Bac、Matzka、Echo在The Attic酒吧开唱。今年的Sound City,除了聚集三团的台湾之夜外,只有另一场性质类似的演出,是南韩之夜。两场演出场地、时间都错开的,且不同于任何音乐节的表演:这两场是免费入场的。现场除了有限定数量的免费啤酒、打卡还赠送台湾「科技岛」生产的随身碟。我当天到场的英国朋友,都很讶异「怎幺会有这幺好的事情」。

Matzka乐团逗趣向英国观众介绍自己的短片。

由 Taiwan Eurock 贴文。 台湾乐团「摇滚」利物浦的那晚-如果举办一个没有边境的城市音乐Albert Dock, Liverpool 没有界线的城市音乐节

Sound City音乐节没有边境。当音乐节并不只是把人潮关在里面,而是让大家逐着乐声在城市里移动,那些本来就存在的场馆和城市的样貌,因为音乐节发光。人们记得的,不是散场后就被拆掉的舞台,而是城市的样子:包括The Beatles发迹的Matthew Street、声名大噪的The Cavern Club、还有港口的风情、世界上第二大的英国国教教堂、以及各有特色的咖啡店及酒吧……这些城市的文化遗产,自然而然地成为了音乐节的布景,人们穿梭其中。

而在传递经验的论坛里,更能看见媒体界、学界、和音乐界的对话,甚至有论坛,请律师来解答乐团们对于「签约」的困惑,且帮助音乐人们避免各种经纪、出版、唱片约可能有的各种问题。

利物浦也有不少场馆倒闭、抗争、增税、被嫌吵的例子,因为不管在哪,只要有人居住,Live Music的场馆永远是个敏感议题,毕竟,这是很多人「共用」的城市。(参考:£3,000 的匿名情书,给亲爱的Live Music)但经过许多协调、居民累积对于场馆的认同、以及不断的沟通,这样大器、且开放的「城市音乐节」,还是风光的举办了。而利物浦不过是个40万人的城市。五月份的这几天,这个城市不是谁的咖啡馆,而是所有人的音乐厅。s

这一年一度的盛事,会不会是一般人难以负担的娱乐?事实上,Sound City的规模以及票价,并非如我原先想像地昂贵。但是一如欧洲的机票、火车票,音乐节三日通行的早鸟票,若在三个月前预定,只要25镑(约新台币1,200元)。若是当日现场购买,则是一日35镑、三日100镑。而除了所有表演外,可以前往所有论坛和研讨会的票,则要价120镑,但身为学生有半价优惠。

Live Music,应该要多昂贵?除了音乐节以外,利物浦有许多3镑可以进场的酒吧、和没有最低消费可以点杯饮料听整晚音乐的场地。如果音乐,不再是遥不可及的奢华,而是大多数人可以负担的享受,「文化及创意」,便会在更多人的生活里产生意义。

台湾乐团「摇滚」利物浦的那晚-如果举办一个没有边境的城市音乐Matzka @ The garage 努力与回馈:我们的音乐节?

在国家地理频道所製作的纪录片《华语乐之路》中,藉着Matzka以及io两个乐团的故事,述说着台湾音乐对于华语乐坛的影响。而其中也有2011年,io在我家附近的Hannah’s表演的画面。一个多数团员生长于加拿大、回台湾筑梦的乐团,在英国的乐坛里,用力地和观众互动着。而Matzka,则在巴拉圭的学校以及秘鲁的餐厅,和当地人们唱着、跳着,关于这样的体验,他们说「没有出国的感觉,反而像是回到部落」。

影片中的两个乐团,先后来到了利物浦,把完全不同的乐风,传递到英国听众的耳朵里。那天晚上,许许多多英国人、台湾人、和不知道哪里来的人 – 或许在沈浸音乐的当下也无关紧要-总之,跟着Matzka互动、唱着Mado Vado……

今年第二度来到Tizzy Bac,更在音乐节结束后,前往Bristol和曾赴台发展的英国乐团Transition一同演出。一场像这样的表演,往往并非音乐人单独便能促成,还需要许许多多幕后工作人员、民间抑或公部门的努力。音乐节与乐团间的邀请、乐团与乐团间的情谊、公部门和音乐人们的沟通,让台湾乐团赴英演唱成为可能。世界很大,但在用音乐沟通的时刻,好像也可以没有距离。

这些震荡,帮助我们想像:那,如果我们也有这样的音乐节? 有哪些场地和场景,能够代表我们所居住的城市?音乐节,只能延续短短几天,但文化环境的影响力,却无远弗届。在Sound City音乐节里,我们看见台湾的音乐人、文化部、政府驻英机构、和河岸留言团队的协力合作,把我们的好声音推向国际舞台。

在这样的活动过后,如果问这些辛苦换来收获为何?也许,这些乐团不会在英国长期发展,但表演经验诸属难得;而对于国内音乐环境的营造有抱负者、策展者、甚至文化政策的拟定者而言,更是借镜、且思考当今火红字词「文创产业」更多可能性的良机。

经验可以被传承、但未必能照单全收;正如音乐节的模式可以参考,但未必能移植。Calvino笔下的他乡,「负向的镜子」终将映出自己:而台湾能做什幺?如果今天音乐节举办于台北,我们的场馆、企业、以及听众们準备好了吗?能用什幺样的方式再现台北呢?这些思考,是2013年Sound City的余韵。

参考资料 Liverpool Sound City官方网站 EUROCK 2013 行前记者会媒体联访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