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战燃油不停供~洞窟揭日军炼油秘境

  深邃、宽敞的洞窟隧道,有着透凉的舒爽,如果没有解说,很难想像74年前这里是日治时期的洞窟燃油工厂,数十年的尘封,直到近来文史工作者踩勘才曝了光。

备战燃油不停供~洞窟揭日军炼油秘境

  洞窟燃油厂位在半屏山南侧,台铁左营站前面边坡上,隐没在大片的树林里,就地质而言和寿山一脉相连,高雄市旧城文化协会理事长郭吉清今天引领媒体走踏,并解说洞窟的历史源起。

  从蔓蔓草丛中找到约一人高的洞口,进入洞窟,豁然开朗,迎面感受到的是一股凉意,宽6米、高6米的洞穴,郭吉清说,每条隧道有60米长,从史料上得知洞窟工厂有10条,不过其中一条在兴建高铁左营站联外道路时遭损毁,目前尚存9条。

  一条条宽敞隧道于日军战败引扬返回日本后,由国民政府接管,任由杂草落叶遮蔽,隧道湮没在历史的洪流中,无人闻问。

  他说,在国家档案资料中记载这里是「洞窟工厂」。

  他表示,太平战争期间,第六燃油工厂(高雄炼油厂前身)被盟车炸损约90%,考量燃油是战争的重要补给,于是当时日军征调大批民力协助快速开挖洞窟,以便在洞窟内架设锅炉炼油,确保战事期间供油无虞。

  考证史料这处洞窟是1944年6月兴建。郭吉清说当时战争如火如荼进行,日军还要指挥凿山挖隧,一边打仗、一边赶工拚进度,征调民力成了开挖洞隧的主力,配合火药炸山推进洞窟工程。

  郭吉清说,当时没有潜盾机具,但是日军以炸山的方式快速推进工程进度,大约以3个月的时间完成10条洞隧的开挖。

  浩大的工程和规模,如今看来,即使有潜盾机的时代,郭吉清说,恐怕都无法有这样的工程进度,非常艰鉅。

  宽敞的洞窟内足以行驶一辆大卡车,运送机具等;工程缜密设计还设想到炼油需要有排送通风口,长逾10米的大烟囟穿透厚厚的土层,成了一处小天井,可以向阳望月,郭吉清说,有助于降低锅炉炼油造成洞窟高温不散的闷热。

  通风烟囟的泥作砌砖都能耐千度高温,郭吉清说,短时间内打造10条洞窟,艰鉅超高效能让人咋舌。

  「有燃烧过的痕迹、这里就是炼油锅炉基座」、「这里是炸药埋设孔」,解说员林财正一一解说洞窟地面隆起、壁洞凹陷的来由。

  他说,洞窟工厂快速完工,一些炼油机具很快被迁入并架设了锅炉,从地面燃烧过的痕迹判断曾经试车过。

  不过,当时盟军的轰炸攻击採跳岛策略,,日军已宣布战败投降。郭吉清说,可惜这处洞窟无法发挥日军补给战备效能。

备战燃油不停供~洞窟揭日军炼油秘境

  协会人员已在这里踩踏约10年,郭吉清说,就是要拚找爬梳出洞窟工厂的故事。

  洞窟数十年尘封,从较深处的洞壁可以看到珊瑚礁岩的结晶体,在灯光的映照下,闪闪发亮;景物依然,不过时空已非,郭吉清说,这里一度成了民众探寻宝藏的秘境。

  这里到底有无传说中日本人遗留下来的宝藏呢?高雄市无党籍市议员黄石龙世居在后劲一带,他告诉中央社记者,听过长辈说这里有日治时期挖掘的洞穴,却未听过有宝藏,他认为只是穿凿附会的谣言。

  居住在半屏山附近的民众陈居财说,曾听过有人要去半屏山寻宝,但不知是在洞窟内,让他很好奇。

  事实上,后劲中油这里不只有洞窟工厂,郭吉清说还有半屏山地下水库,协会苦无机会可以探寻传说中的地下水库,直到去年中油高雄厂关厂拆迁,才有机会依据日本人的交接清册档案按图索骥找到这处大水库。

  至今中油仍不愿开放外界踏访,郭吉清说,协会考证这处地下水库的输水路径从高屏溪取水循大型管线到仁武进水厂,沿着水管路经过半屏山到左营军港。

备战燃油不停供~洞窟揭日军炼油秘境

  他表示,从地下水库的埋管资料比对,可以了解水库的功能是战备使用,主要是供应军舰加水补给。

  长120米、长和宽各10米的地下大水库,郭吉清说,容量约6500吨,足以供应军舰每日需求约5000吨加水量。

  不过地下水库乾涸无痕,郭吉清认为地下水库可能有缺失、或是未使用过。他还说,至今中油相关人员也不了解厂区内有这处地下大水库存在。

  半屏山精彩的地下洞窟、水库建设,从绿意生趣依然的外观无法了解它被开挖的沧桑历程;随着秘境曝光,隐没失传的故事终会得到关注,值得重新探索它的人文奥秘。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